李亚鹏和李亚炜因合同纠纷案败诉 明星小镇成丽

丽江 2018-11-05 19:31:46

  近日,知名艺人李亚鹏和其兄李亚炜因合同纠纷案败诉,被判向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泰和友联”)支付4000万元未果,被列为被执行人。

  有知情人士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透露,官司中提到的“雪山文苑”项目已经成为丽江当地远近闻名的烂尾楼。而李亚鹏曾用除时间外内容完全相同的两份合同,通过项目暗中为自己实际控制的公司输血。对此质疑,记者联系李亚鹏,但截至发稿时,尚未收到回应。

  此案要追溯到2012年。根据一审判决,2012年1月9日,泰和友联与李亚鹏持股的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雪山公司”)签订《项目合作框架协议》,约定双方合作完成“雪山文苑”项目。

  合作方式为资金合作和项目管理合作,泰和友联为雪山公司注资6000万元,获得其10%的股份。项目开发期为3年,双方约定,3年期满无论项目是否完成,由泰和友联先行收回4000万元的固定权益收益。随后,泰和友联在2012年1月至7月间分4次汇完了这笔钱。

  2015年,李亚鹏将其所持雪山公司的部分股权转让给阳光100。李亚鹏、李亚炜和中书投资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书公司”)向泰和友联出具《承诺函》,承诺当年支付完成4000万元,并以李亚鹏和中书公司在雪山公司的全部股权为。

  但之后泰和友联多次催款一直未给付,进而一纸诉状将李亚鹏、李亚炜和中书公司诉至市朝阳区,要求他们支付欠款4000万元和利息,并承全、公告和诉讼等费用。

  一审法院判决,李亚鹏、李亚炜向原告支付4000万元欠款和利息,并支付公告费。李亚鹏、李亚炜兄弟二人对结果不服,上诉至市三中院。当年3月23日,二审法院做出终审判决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案件中提到的项目“雪山文苑”,即后来的云南丽江雪山艺术小镇,是由雪山公司投资开发的。2015年,经过李亚鹏转让股权,阳光100进入项目并成为最大的股东,目前李亚鹏持股27.84%,居于次位。

 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项目规划总占地面积27万平方米,总建筑面积接近20万平方米,分为高端酒店、高端别墅、院落商业及住宅3个板块。2013年项目启动,拟定了3年的开发周期,打造一个商业梦想王国。

  但一位雪山项目的知情人士却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项目不仅在中途转手卖给阳光100,并且至今连一期三标段的工程都没有完成,现在成了丽江市最有名的烂尾楼。

  据上述知情人士讲,虽然同为“雪山文苑”项目的股东,但小股东对项目的经营管理一无所知。“许多股东的利益都和李亚鹏绑在一起,只有在需要全体股东签字盖章做决议时,才会知会小股东。若只需要三分之二以上股东同意,他们会直接绕过小股东做决议。”

  “项目已经动工了,但每换一任总经理都要更改方案,导致不断地停工、拆除、重建,这花的都是股东的钱,也是房地产的大忌。”他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阳光100介入项目并成为雪山投资的大股东后,仅这一年多来,已经换了5任总经理。

  在官司中,李亚鹏表示,雪山项目并未盈利。2015年李亚鹏转让股权给阳光100时,泰和友联曾提出项目的成本会计要由自己公司委派,因此他们公司对项目的账目有所了解。

  前年,泰和友联提出要审计雪山公司的账目,遭到李亚鹏等股东的。在经过一场官司之后,泰和友联最终争取到了入场查账的资格,并将账目发给了所有股东。

  知情人士说,他在账目中看出了一些端倪:“同样的合同内容,同样的标的物,甚至连标段都一样,却要签两份合同,付两次款。而且李亚鹏有大几千万的款项都是付到自己或者家人的关联公司。”

  他特别注意到,李亚鹏疑似通过项目为其兄李亚炜入股的中书公司输血。2013年,雪山公司委托中书公司进行“艺莲坊”样板区艺术展示区室内设计,合同编号为2013-050[xstz(2013)yx-08022],合同工程地点为云南省丽江市束河古镇东侧青龙北与束河中交会处,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,设计费120.8万元。

  但一年之后,雪山公司再次与中书公司签订合同编号为2014-053[xstz(2014)yx-08071]的室内装饰合同书,项目名称、工程地点和建筑面积等设计内容与合同编号为2013-050[xstz(2013)yx-08022]内容完全一致,合同金额为117.4万元。

  记者联系到泰和友联法人赵宏,她表示,案件终审至今,泰和友联仅收到了第一笔法院强制执行的1200多万元款项。“当时我们起诉他们之后,法院在查封账户时发现李亚鹏的账户里有这笔钱,就发还给了我们。”此外,并无别的还款。

  “即便是把他的房子卖了还差2000万元。李亚鹏的股权虽然被法院冻结,但变现需要很长时间。”判决过程中,李亚炜曾给赵宏打电话希望她能向法院不拍卖自己的房子。

  赵宏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李亚鹏方正在就合同纠纷案向最高法院。“在一个民事案件的中,他们有一条理由是,我们公司和一审、二审两个法院联合起来对他们实施了一场新型的。”

 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检索发现,李亚鹏和其兄李亚炜都因此合同纠纷案被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法院为本案一审法院朝阳区,立案时间是2018年4月9日,案号(2018)京0105执7240号,执行标的是40242392。但奇怪的是,李亚炜因为此案在8月16日被列为消费人员,但李亚鹏并没有。

  赵宏对此疑惑:“难道因为他是明星就特殊吗?”就此事,记者电话联系执行法院朝阳区,但多次拨打都无人接听。

  针对雪山项目折戟沉沙的理由,是否暗中为自己实际控制的中书公司暗中输血等质疑,记者多次拨打李亚鹏的电话,但无人接听,截至发稿时,短信也没有回复。

  潮水退去,谁在裸泳终将一目了然。共享单车玩家ofo曝出破产重组传闻之际,共享汽车玩家途歌也正创立3年来的最大危机。近3个月以来,途更多

  10月31日18时,2019年国考报名通道准时关闭。报考官网数据显示,共有127万余名考生通过审核,过审人数相较去年减少6万。但由于招录人数减半更多

  该公司三季度的偿债指标再次恶化,资产负债率升至近7个季度以来高点达89 31%。而净负债率则较今年中据上升10个百分点至197 8%《投资时更多

  《投资时报》记者 张嘉10月30日,嘉友国际(603871 SH)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。报告显示,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0 60亿元,比上年同期增长更多

  协商利率也称为利率,是在在国家利率政策允许的幅度内,根绝 低进低出、高进高出 的原则,由资金借贷双方商定利率。协商利率一般更多